《民办教育促进法》落地实施 营利与否 民办学校仍在纠结

编辑|何淼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刘亚力 唐然


尽管9月1日新《民办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民促法》)落地,但面对新法规定的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要分类管理的条款,幼儿园、国际学校等大部分的民办学校仍在观望中。


选择非营利是否能满足资方的需求?

选择营利政府扶持减少,又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这些都困扰着民办学校的创办者。专家建议,民办学校需要考虑政策扶持力度、当地经济水平、民办学校本身实力、竞争对手强弱以及周边居民的消费力等多方面因素,然后再做出选择。



选择非营利学校有营利空间


“我们已经去区教委参加过有关《民促法》的培训了,至于选择非营利还是选择营利,我们在权衡利弊中。”朝阳区的一家高端幼儿园园长表示。据了解,该幼儿园在北京有10多家连锁幼儿园。


《民促法》新法要对民办学校进行分类管理:一类是营利性,一类是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可以自主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民办学校,但是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如果选择成为非营利性幼儿园,办学结余全部用来办学,股东内部意见也许无法达成一致,不利于幼儿园规模化发展。但如果成为营利性幼儿园后,税点高到难以维持收支平衡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会选择非营利属性。”


这家幼儿园园长坦言,目前幼儿园房租政府没有补贴,如果税点高的话,幼儿园可能难以支撑。至于什么时候做出选择,这位园长在等《民促法》细则出台,她认为,《民促法》细则很重要,北京市内各区县之间的实施细则也可能会有不同。


单一的国际学校大部分会选择成为非营利学校,像枫叶国际学校这类在多个省市都有分布的学校,选择非营利性,可以加速学校发展。”一位不愿具名的国际学校高管表示。


尽管该国际学校覆盖了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但这位高管表示:“我们仍然会选择非营利机构,高中部分不会剥离出来,去做营利性机构。”


有专业人士分析,即便是民办学校选择非营利,仍然有营利的空间。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院长助理、北师大教育学部教授薛二勇解读道,要限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营利性办学,需把握几个关于“剥离”的关键词:


首先是如果设立学前到高中教育阶段的教育机构,应该把义务教育同学前和高中剥离开来;


其次是教学功能和非教学功能的剥离,学校餐饮、住宿维护,这些物业要交给公司来管理,目前从法律规定的角度给非营利教育机构留了一个空间。


对于薛二勇的解析,业界理解为,非营利教育机构的教育教学功能项目不能够营利,但非营利学校还有餐饮项目、学生寄宿项目等,这些非教学功能的管理类项目可以交给公司去运营,可以营利。


选择营利性学校有多种门槛


在《民促法》新法落地之前,民办学校全部登记为非营利学校。在业内专家看来,《民促法》落地后,一些高端幼儿园、发展规模较大的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国际学校将申请为营利性学校。


9月1日,为适应非营利性和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的新形势,国家工商总局、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营利性民办学校名称登记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命名规则和名称核准流程进行规范。


《通知》提出,申请筹设或者正式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必须先到与民办学校审批机关同级的企业登记机关申请名称预先核准,以核准的名称向审批机关提出筹设或者正式设立的申请。据了解,《民促法》规定了民办学校应当具备法人条件,同时关于学校的治理结构、剩余财产处置、办学结余分配等方面的要求,都适用《公司法》的有关要求。因此,《通知》明确提出,营利性民办学校应当登记为公司法人。


尽管《通知》在保障营利性学校权益方面做了规定,但在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看来,选择营利性并不像外界解读的那样简单。


他具体分析称,非营利学校转为营利性学校,看上去学校属性转变仅仅是从民政局登记变为工商局登记,对于想营利的企业而言,看似更加“名正言顺”。


但是事实上还具有两方面难点:



  • 其中一个难点是,从民政局登记变为工商局登记的变更过程中,学校需要通过民政局审批,还需获得当地教育厅的资质认可。由于各个省份教育厅的宽松程度不一样,有的省份不鼓励营利性学校,那么这个审批程度便会比较坎坷。


  • 而另一个难点是,选择营利性之后税点较高,在优惠和补贴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企业能否生存。原已取得的政府支持政策可能将不再享有,营利性民办学校相较于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所能享受的扶持政策将大大降低,这不是简单的取舍问题。各省细则还未发布的情况下,众多学校都保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也在于此。




王磊进一步称,各地等待出台的细则包括:



  • 选择营利性后,税率是多少?


  • 百分点高低可以决定企业是否能够独立生存下去,以及土地使用权是否依然享受政府的优惠,还是续费?


  • 以及过去是非营利性学校,选择成为营利性学校后,曾享受过的补贴,是否需归还给政府?




这些细则都尚未有明确文件规定,因此只能观望。


营利与否要以大数据为依据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朱建新建议,在《民促法》落地后,民办学校选择营利与非营利,需要综合考虑,需要考虑当地的政策细则、当地的经济水平,方圆几公里小区的入住率、居民的年龄段、居民的消费力,还需要考虑当地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的配比、竞争对手强弱、民办学校本身有多大实力等,这些因素要进行大数据分析,科学判断。


全国幼教联盟秘书长孙纲表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转变当中,当地的经济水平很重要,农村的村办幼儿园、城乡接合部幼儿园等营利的可能性非常小,如果选择办营利性幼儿园,那么处境将会很被动。因此他建议村办幼儿园选择非营利幼儿园性质,可以得到政府补贴优惠。


同时以某些功能性的办法去实现合作,这样才能既保障教师工资,又谋求发展。他还说道,校企合作是未来的大方向,不论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跟企业合作将会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孙纲同时表示,很多学校意愿成为营利性学校,但担心税点高,望而却步。实际操作方面,还有一种路径,那就是民办学校可以通过建立公益基金来降低税收。


对于资方而言,民办学校是否营利还是非营利,并不影响他们投资,王磊表示,投资一所学校要看学校的综合价值,包括教学品质、理念、师资等各个方面。


至于非营利学校是否会影响资方拿到回报,要看非营利学校具体的操作方式。王磊表示,义务教育阶段的非营利学校如果想获得融资,需要设置管理公司,管理公司提供一系列服务给学校,服务范围包括餐饮、教学、后勤等,经营范围不同。


同时管理公司本身也是以融资作为主体。管理公司的法人可以同时成为学校的举办人。投资人投资的是管理公司,同时在学校当中获得利益体现。上市的主体将是管理公司,而不是学校本身。资方投资到管理公司,公司给学校提供后勤没有问题,取得合理收入,目前来看也是不违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