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教发声:“中国民办幼儿园正在兜售谎言”

编译 | 刘彬

民办幼儿园在我国幼教行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随着2016年二胎政策的放开,未来5-10年的幼儿园需求也将持续增加。而在新民促法正式生效的背景下,资本也将响应这一“巨大需求”大举进入幼教行业,民办幼儿园也将呈现“普惠”+“高端园”的多层次发展态势。然而,由于缺乏相关政府监督机制和科学引导措施,我国民办幼教行业也存在不少问题。这引起了国内外部分人士的关注。

例如,近日,成都一外籍教师Jonathan Moore在Sixth Tone网站发表文章,对中国民办幼儿园进行了强烈“吐槽”,原文编译如下:

在风景如画的游乐区和微笑的孩子们的照片背后,是中国幼儿园在追求金钱的过程中忽视了他们的孩子。

我从2015年开始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省省会成都的一所民办幼儿园工作。我所在的第一所学校才开了几年,便疯狂地与其它学校和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以巩固自己的地位,这也有可能为其学生在有竞争力的小学提供优先录取机会。

当其它学校校长来拜访我们的时候,我们会提前几天开始准备。管理层会告诉我们暂停教学,因为要布置装饰品,教孩子们唱些复杂的歌曲,并记住没完没了的演讲,以应对冗长的官方展示。

有一次,我看到我们学校安装了一个木制品区。第二天,我给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00位校长当校内导游,他们几乎都不会说英语。这不重要:我的展示只是他们不得不经历的一场表演。

“这是我们的木制品区,”我解释说,毫不费力地溜进了我事先准备好的演讲。“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领域,它可以改变孩子们的学习方式,它有不同的实用技能,其它幼儿园是没有这种发展项目的。”

我们从未使用过木器区域。那时候,我敢肯定,孩子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一开始,我很乐意做校内导游;在和3岁的孩子呆了两个月后,跟成年人在一起是个不错的改变。但是后来我开始讨厌学校的尊贵客人。这些从事教育事业的人,他们声称关心教育,但他们不能——或者不愿意——看到我们荒谬的幻觉。

他们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在艺术室里摆放的工艺品明显超出了一个3岁孩子的能力,或者,为什么孩子们在升旗仪式上如此紧张地站着,然后却以非常完美的方式整齐划一走回教室,经过几周的彩排,他们都被训练好了。

考虑到中国的幼儿园学费高昂,学校工作人员对家长的满意度非常重视。在我工作过的高档幼儿园的国际部中,每年学费从8万到20万元不等,不包括餐费和课外活动。

从2003年到2015年,私立幼儿园的数量从55000个增加到约143000个,而在同一时期,只有大约15000个公立幼儿园开放。这导致了家长们对学前教育的激烈竞争。这也导致许多幼儿园做出了不道德的决定。

几乎所有这些决定的核心都是对表象的痴迷。当一个幼儿园有足球场,或者棒球击球笼,或者温室,这是很容易被打动的。然而,这些资产往往不被使用。我工作过的一所学校在冬天的几个月里有很多室内游戏室,因为空气污染禁止户外活动,但我们很少使用它们,因为学校已经和体育培训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为他们的课程预定了房间。由于无处可去,中国教师会把孩子留在教室里,在网上看卡通片,或者读他们早已厌倦的书。

幼儿园在最先进的设施上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却忽视了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吸引更多的顾客,而不是让孩子们使用。

在我以前的一所学校里,教学人员不得不把他们所有的材料都打印在家用打印机上,这台打印机很快就坏了。当我们要求在接待处使用办公室打印机时,我们被告知无权使用,并受到罚款威胁。

对教师进行罚款的做法,是教育官僚作风的核心。我记得在我工作的第一个幼儿园中有这样一件事,我的同事被告知连续四个周末加班却没有加班费。在中国,教师无偿加班是一种常见做法:如果拒绝,他们可能会失去工作——虽然这种工作的工资难以支撑享受空闲时间。跟我一起上课的一位年轻老师一个月挣不到1000元,和另外五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

有一次,家长拒绝为孩子交学费。因为孩子生病错过了课外补习,他们被指控了。校长的回应是,给这个孩子班上的中国老师降薪,第一周每天减50元,之后每天减100元。大多数老师一天才挣150元。

为了抗议,我拒绝去学校,直到推翻这个决定。我告诉校长我要告知所有学生家长我不来上课的真相。虽然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在意,但校长似乎不希望她滥用权力暴露给付费客户。这个决定被推翻了;那周晚些时候,我回到工作岗位,工作8个月后我递交了辞呈。

最常见的是,当孩子受伤时,幼儿园老师会被罚款。跟孩子们在一起的人都知道,孩子总会积累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磨损和擦伤。 但是,磨损和擦伤可能意味着扣工资,所以老师强迫孩子们尽可能安静地坐着——这对一群不安分的孩子来说是一种束缚。自由玩耍被教师主导的舞蹈取代。最近,我们班上的一位老师试图禁止孩子在操场上跑步。

因为美学是关键,幼儿园经常雇佣外国教师,但是几乎不关注教师资质。他们的外表更为重要。

我工作过的一所学校有一名黑人教师,在中国有7年的教学经验。然而,他们雇佣了一名没有经验的白人教师,后来白人因为利用旅游签证在中国工作而被驱逐出境。校长只是说,如果学校雇佣了一个黑人,家长们就会不高兴了。

虽然许多外国教师都很擅长某些工作,但很多人显然不适合教小孩子。我曾见过整堂英语课,孩子们一直画鸡蛋;孩子们被带到前面来,分别说“你好”,然后再坐下;一个宿醉的老师放了一部中国卡通片,然后就睡着了。我曾见过老师扇学生,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对付那些直言不讳的孩子。

这些行为是令人憎恶的,但我们必须把它们看作是病态行业的症状。当股东红利驱使早期教育超过基本的儿童保育水平时,为什么我们会发现这种暴行发生地令人难以置信?当我听到这些丑闻时,我很悲痛,但我一点都不惊讶。